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行尸走肉之杀出黎明 > 第七十四章 见到陈洺

第七十四章 见到陈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个发现让我再次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握着枪的手都有些不自觉的抖动起来,那声音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发出来的?!!意识到不对劲后,几乎是直觉性的我就开始后退,刚开始还是慢慢的退,到后来一扭头就开始疯跑起来。其实在这漆黑的树林中,和所有的人都瞬间失去联系,这会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跑到什么地方才能算是安全,但是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习惯,那就是一旦意识到危险就总是想离开自己此刻身处的位置,总觉得只要自己在移动,那就比在原地站着要更加安全。我的体力在近两年间折腾的很差,虽然现在怀孕过了危险期,但顾虑孩子的思想已经成为了条件反射,所以没跑出多远就扶着树不得不停了下来。原地猛喘了几口后,我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接着转头就立即发现自己这一通乱跑早已经偏离了自己刚刚的路线,此时此刻周围的场景明显一点都不眼熟,这里我刚刚根本就没有经过!其实这树林中,到处都是差不多的场景,无论走到哪里如果没有特地记下的参造物,很容易就走偏,但是这会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不在刚刚的方位上。如果能回到那帐篷周围,或许沉雪她们回来还能找到我,但是如果我自己在这丛林中迷失了,那么结果几乎不用多说,绝对是九死一生。想到这里我立即就开始反身想要往回走,尽可能的还找到之前的帐篷,可还没等我走出两步又突然停了步子...后知后觉的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将自己的思想放入了一个十分错误的场次中。沉雪她们毕竟是敌人,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他们带着绑架的性质,希望我为他们完成找到那个什么地方的任务,顺带着还能在万一碰见陈洺的时候拿我威胁威胁他,而我却在进来这里后,满脑子都是对丛林的恐惧,迟迟没注意到这个时候其实是我独自逃跑的最好的时机!就算跟着沉雪她们就一定可以活下来了么?结果明显是不确定的。既然同样都可能会死,为什么我不能选择自己离开?起码相比较回去当人质更好一些。想到这里才终于觉得自己的大脑似乎瞬间就通畅了。又回到刚刚的那颗大树旁边,我仰头看了两眼,决定先爬上去在上面休息一会,一来可以避开行尸,二来更不容易被其他人发现,最重要的是我需要给自己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爬树这活,在到庇护所之前我没少干过,后来虽然爬的少了但是这个树的枝桠非常低,十分的好攀爬,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就已经上来了。到树上,因为天太黑看不到四周的状况,我干脆靠在枝桠上开始清点自己背包里的东西。现在我有一个强光手电筒,一把短匕首,一把长匕首,一把冲锋枪和几个弹夹,还有两个防风打火机跟几包压缩饼干,一瓶水喝的只剩下三分之一,还有早已经卷成一团的卫生纸。将装备收好,我就着最后那点水吃了点压缩饼干后就靠在树枝上睁着眼睛开始休息。手里把玩着那把强光手电筒,我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就是今晚无论如何都不会从这棵树上下去,一切都等明天一早再说。可这个想法刚出现在脑海中,从远处就传来了一阵清晰的脚步声,其中还夹杂着有人说话的声音。在注意到那些声音的瞬间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身形赶紧往树丛里隐了隐,同时竖起耳朵仔细听那隐约的说话声。华子?!!在说话的声音中我听到了华子的声音,紧接着魏哥...沉雪...还有队伍中其他人的声音也陆续出现。他们回来了??!他们似乎在讨论着什么事情,语气都很急躁,并且不停的朝着我身处的这边靠近了过来。我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身体藏在茂密的树叶后面,整个人连呼吸都屏住了。“真他妈晦气,竟然真有那么个狗屁村子,好险差点没从那出来。”这句话是常跟在姓魏的身旁的一个小狗腿说的。华子跟沉雪似乎刚跟他们碰见,闻言,华子问道:“怎么了?你们大半夜的一群人去哪了?”那人呸的吐了一口痰后道:“别提了,大家伙睡的好好的,突然从树上窜下来一个不人不鬼的玩意,一身白毛可骇人了,老子活那么大见都没见过那种玩意,好家伙,下来啥都不干,抢了装干粮的包转身就跑,那速度...他妈跟开了挂似得,老大的动作那么快都险些跟不上。”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们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通过声音判断,此刻他们一群人距离我也最多十米不到的距离。“白毛??”问话的人是沉雪:“你们看清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了么??”“没有,除了背影其他什么都没看到,速度太快,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带去了那个村子。”回答沉雪话的人是姓魏的,他的语气有些不太平稳,但是比起其余的人还是平静多了。白毛?我想起了之前跟在沉雪和华子身后的那个白色的身影...他们沉默了一会后,沉雪继续道:“那你们这耽搁的时间也太长了,后来去干什么了?”“我们进了那个村子,在里面转悠了一圈所以才耽搁了时间...唉呀妈呀,那村子老吓人了,雪姐,我真不骗你,你是没见到,那村里家家户户门口都停着棺材,可村子早就空了,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就剩那家家户户门口的棺材留着,瞅着我们一群大老爷们都瘆的慌,当时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那狗腿子说完又吐了两口口水:“老王,你给我的这水咋有股怪味?嘴都臭了。”沉雪没有给那老王回答话的机会就接道:“村子里有什么发现么?”姓魏的沉默了一会后道:“那些棺材里都有腐尸。”“尸变了?”沉雪问。“没有,不仅如此他们的脑袋上也没有任何的伤口。”“没有伤口??”沉雪的声音带上了惊讶:“这怎么可能?脑袋没被破坏也没有尸变?魏哥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魏哥似乎正准备开口解释,就听见一旁的华子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喊道:“坏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给丢在帐篷那里了。”人群安静了两秒便听见沉雪道:“放心,那女人没什么胆量,不敢离开帐篷的。”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我在心里狠狠的呸了一口,接着满满的优越感便环绕了全身,死老娘们,瞧不起谁呢?!姓魏的语气就明显没有沉雪那么好了,声音低沉了一圈,甩开步子拐了个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去:“去看看!你们怎么能把她自己丢在那个地方?!”闻言,我还没来得急发愣,华子就道:“老大,你们走的时候不是也把她自己丢那了么?我跟雪姐回去的时候那里可就只有她自己。”“谁说我把她自己丢在那了?!大左不是在那里守着呢么?!”“大左?”华子疑惑:“我们从头到位都没见到过他。”两秒钟后,一个陌生些的声音喊道:“坏了老大!大左不见了!”“赶紧,回去看看!”这会就连沉雪也焦急了起来。听他们脚步离开的方向,此刻我的位置距离那个帐篷应该不算太远。这是个好消息,但同时也是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起码我能大致确认自己此刻的位置,不至于明天在林子里瞎转悠,而坏消息是...一会一旦他们开始在周围搜寻,我估计就不得不连夜赶路了。不多大会,我最担心的状况果然发生了。不远处开始陆续的传来到处晃荡的强光手电的光亮。树上不安全了...我缩着脑袋盯着那四处乱照的光柱,俯下身子从树上缓缓的滑了下去。在着地后,我也没敢直起身子,仍旧猫着腰,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就甩开步子冲了出去。边逃命同时还再疑惑,他们说的那个大左,被留下看管我和帐篷,在我醒来的这段时间,他去哪里了?但是没等我更多的想下去,远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喊声:“老大!斜前方!斜前方有动静,那娘们指定在那里躲着!”斜前方...斜前方...我快速的判断了下他说的斜前方到底是什么地方,一秒钟后瞬间明白过来,我就在他们的斜前方!!!完了!!!我的速度已经是极限,一会体力如果不支只能更慢,绝对不可能快起来。而身后飞奔而来的脚步声已经明显的在靠近。我跟他们的移动速度不能比,对丛林的熟悉层度也不能比,被追上是早晚的事。就在这时我刚好经过一个大范围的灌木丛,正考虑是不是先躲进去,下一秒从里面飞快的窜出了一个肥硕的人影,直奔我而来,没给我一秒钟的反应时间,他把我口鼻一捂就拖进了漆黑的灌木中。这个灌木丛要比我想象中更深更大。低矮的灌木和周围略高的树木相互缠绕交织,形成了一副奇特的景观,这里面说白了,层层叠叠的灌木和到处林立的树干,就跟个迷宫差不多。我被捂着口鼻几乎被憋死,手艰难的伸进背包里一把抽出匕首,在自己被闷的神智模糊之前,对着身后反手狠狠的捅了上去!结果在手到一半的时候,胳膊就被一只大力的手给拽住,紧接着孙邈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何默,是我们!”我猛地一愣,手下立即就僵硬住了。孙邈...突然听见熟悉的人的声音,我简直惊喜极了,赶紧转头看了过去。果然!不知道何时,捂住我嘴的那个人影的身后,冒出了孙邈的身影,大概因为熟悉,虽然四周很黑,但是单单看个身影我就立即确定那就是他了,那个瞬间我高兴的都快要发疯了,握着刀子的手都不自觉的松了下来。见我不再动,那黑影松了口气后凑近了我道:“大妹子,你不认识俺老胖了?”我瞪大眼睛看了看,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大口气,好家伙...怪不得身子骨看上去看么宽,原来刚刚捂我的人竟然是胖子、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嘴角却因为遇到熟悉的人,遇到救命稻草般止不住的上扬着:“差点被你给闷死。”胖子闻言挠着脑袋嘿嘿嘿的笑了两声道:“对不住,对不住了,太着急了。”他说话期间,我注意到他的脸上似乎有好几道的伤口,其中有的已经开始散发出隐隐的怪味,忙关心的问:“怎么了这是?脸上怎么那么多伤?”此言一出,孙邈和胖子同时都安静了下来。半晌,孙邈才道:“你怎么会在这?”我摆手:“先别问这些,不重要,你们怎么了?”胖子扭头看了孙邈一眼,接着对我道:“我们没怎么了,怎么了的...是指挥。”在指挥两个字被他说出来的瞬间,我倒抽着气后退了两步。“他...他...怎...”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又接着改口:“他在哪?”孙邈和胖子纷纷沉默了两秒钟,随即对我道:“跟我们过来,指挥在前面。”一股不祥的预感蔓延了我全身,缓慢的跟着胖子他们往前走了去。就连身后追赶的追兵都已经完全顾不上。我以为自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可在看到陈洺的瞬间还是没忍住跌坐到了地上。漆黑的灌木丛中,空气中弥漫着烂树叶的腐臭味,陈洺靠坐在一根腐木前,双眼紧闭,红肿的厉害,他的上衣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身上左左右右缠了好几圈的绷带,无一不是被血染透。陈洺的脸仍旧好看,好看的唇紧紧抿着,显示他正遭受着难忍的痛苦。我嘴唇抖了半天才喊出了模糊的两个字:“陈洺...”在我喊出他名字的瞬间,陈洺的脑袋微微动了动,但是很快又垂了下去。期间我注意到他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睁开。陈洺已经苍白的厉害,我看着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一旁胖子语气哀伤的开口:“指挥为了救队里的兄弟,着了那群王八犊子的套,能捡回一条命都是奇迹。那群人就是奔着整死指挥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